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yolandlawer.blog.bokee.net/  哈曼的结局 打印此页

哈曼的结局

http://yolandlawer.blog.bokee.net    2012-8-26

【诡诈的天平为耶和华所憎恶;公平的砝码为他所喜】【骄傲来,羞耻也来,谦虚人却有智慧】【正直人的纯正必引导自己;奸诈人的乖僻必毁灭自己】【发怒的日子,资财无益,惟有公义能救人脱离死亡】【完全人的义必引导他的路,但恶人必因自己的恶跌倒】【正直人的义必拯救自己,奸诈人必陷在自己罪孽中】

 

      《圣经》旧约《以斯帖记》里,哈曼是个类似中国式的请君入瓮式的人物。

       有意思的是,这次我也接了一个类似的案件,原委如下:

        浙江杭州附近的一个地方教会突然收到了法院的起诉书副本与开庭传票,被告知曾经一位自杀妇女(准备信主并参加了一些这个点的聚会)的家属向其赔偿85万元的死亡赔偿金,案由为群众性组织者安全责任事故,理由是:作为基督教家庭聚会点,组织者上门向死者传教,并且承诺信后能治病赶鬼,导致死者开始信教并参加聚会,在参加聚会过程中死于聚会点附近的池塘里,故要求被告承担死者上述死亡的相应法律责任。

       接到了这些资料,教会极为重视,立即通过教会内的有关人员联系到了同是基督徒的律师:我及我所另外的两名律师;整个教会的带领与长老都极为重视,专门从各地赶来听取相关律师意见,在听取被告反映中我们了解到,死者生前患有焦虑症与抑郁症,而且从聚会点负责人的母亲中得知,死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因为死者丈夫有了外遇,要和死者离婚,死者在去世前觉得生活没有希望,想轻生,但是这些都是被告的母亲提供的,若没有其他证据相应的印证,没法作为反驳证据使用。

       另:死者临死的当天夜晚的确睡在聚会点,只是聚会点明确要求要有家属陪同,这天正好是死者的亲姐姐陪同其一起睡在聚会点,而其姐姐也已信主,愿意出庭作证,但是,对于妹夫是否出轨与要与妹妹离婚这点不愿指证,其他相关的事实都愿意如实作证;这样也解决了不少的难题。由于许多相关人员都是教会的信徒,所以取证也比较便捷,都很热心,也很真诚,但是导致死者直接死亡的原因却还无从获悉。

       由于是主内的律师,案件很快定下由我们代理,办理好委托后,我们立即开始调查取证,获悉死者在死前曾去浙二医院与邵逸夫医院就诊,尽管调查取证的那天是大雨倾盆,我们还是赶到了浙二医院,由于医院的规定比较死,律师不能调取患者的医疗记录,必须由法院直接调取(尽管我们出具了开庭通知、授权委托书及律师事务所调查函),这样我们只好带着侥幸心理去了邵逸夫医院,但是幸运的是:邵逸夫医院只要我们出具委托书、律师事务所调查函经审查后便许可我们取证,经医教处审核,我便获得了死者上前的诊疗记录,更为幸运的是,死者生前患有心理疾病导致精神障碍,医院详细的记录了死者生前的就诊谈话内容,在医院出具的病历记录上,我们清楚的看到了一下的内容:我丈夫有了外遇,要和我离婚,我觉得生活没有意义 ,想死,想如何去死,想撞车,怕害了别人,想从楼上跳下来,怕痛;很痛苦,活下去没有意思;看到这些,我们好惊讶啊!想到了起先与聚会点的长者,也就是聚会点组织者的母亲与我们反映的情况:她告诉我,死者曾经私下与她倾诉,说自己的丈夫有了外遇,要与她离婚,使她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精神受到严重的创伤,产生了对生活绝望的情绪;但是由于这个情况是被告的母亲反映,在法律上缺乏客观性,仅仅以她出庭的作证很难被认定,所以当我们看到这些证据材料时我们怎么会不惊讶啊,因为只要这些证据向法庭出示,死者死亡的真实原因就昭然若揭了!与被告完全没有责任了!

      这样,我们便从容开庭了,当我们将这些证据出示给对方的时候,对方的律师(当天仅有律师参加开庭)看到这些材料,无语了,要求休庭补充证据,考虑到他没有准备(法庭将这些材料晚给了他),法庭同意给他7天时间;7天时间很快到了,对方没有提交任何材料,我们知道对方无语也无理了,借着法官与我们商量如何处理这个案子,我们提出以下要求:1、对方撤诉;2、不再提出与本案相关的任何诉求;3、被告不承担任何责任。由于在死亡事件发生的当天(2年前),因着原告的吵闹,被告曾向街道预付过5万元丧葬费,但是原告人心不足蛇吞象,觉得这5万元不够,才在事过2年(诉讼时效快到的时候)向法院提起诉讼,将要求提到了85万!但是正是因为他的起诉,使被告不得不委托律师进行调查,正因为律师的介入与调查,使死者死因真相大白,反而还了被告清白。

        因着真相的获悉,被告提出:原来预支的5万元丧葬费要求退还,因为导致死者死亡的原因不是被告,反而恰恰是原告,作为教会,一是一,二是二,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所以,在查明真相的前提下,被告没有义务承担任何的责任,所以那个5万元应该返还!这,对于原告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啊!

        考虑到在二年前的110及街道的主持下,因着原告的吵闹,被告出于人道主义,先行在街道里放置了5万元人民币作为丧葬费补偿,但是这次因为原告的贪心,经过诉讼,被告清楚了整个事件的原委,决定不再支付(那个5万元原告嫌少,一直没有提取,直至诉讼仍在街道),后再法官的劝说下,最后被告同意减少2万,支付3万元,该3万元作为教会对两个孩子的人道主义抚慰,同时表明,这不是被告过错的的承担,而是人道主义辅助,故本案最后以原告撤诉终止诉讼。